您好,欢迎来到北京新东方学校!咨询电话:010-82611818;官方微信咨询:VBJXDF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员游记 > 国外游记 >

有你在身边——伦敦游记

作者:李熠 来源:新东方国际游学 时间:2017-08-03

  伦敦的天空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总是灰蒙蒙的,也没有下雨,阳光毫不吝啬地透过压在楼房上空的大朵大朵线条分明的云,照亮中世纪风格的红砖和白柱。一切是那么的鲜艳而温暖。

  伦敦的街道没有北京上海那样宽广,但是规划得井然有序。两旁都是中世纪特色风格的房屋,透过玻璃门能看到里面是现代化的繁华商场,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却又不拥挤。像一座繁华的小镇。

  刚从机场出来的时间是伦敦时间三点,而北京时间已是十点。我把手表指针一圈一圈地往回拨,坐了14小时飞机却感觉才过了6小时,我不会算也懒得算,超长白昼更使人活力十足。

  “年轻人不需要倒时差。”阿布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一边不停地拿着手机向车窗外拍照,一边激动地感慨。

  海德公园位于伦敦市中心的威斯敏斯特教堂地区,是英国最大的皇家公园,占地360多英亩,可以直接前往白金汉宫。一望无际的大草坪上围着三群两群的人,年轻健壮的小伙子正扔着橄榄球,有着白皙皮肤的小孩们追逐奔跑,一些年轻女孩穿着比基尼晒日光浴。一棵草坪上突起的大树下坐着人乘凉看书。空气中没有了时间的流动。阳光下的草坪反射柔和的光,照在皮肤上没有一点刺痛的感觉。十几度到二十几度的气温让人神清气爽,有时划过的风竟还有一丝凉意。

  当我们出去玩乐都在KTV里灯红酒绿,在电影院的黑暗中体验别人的激情澎湃,在商场挑着千篇一律的商品,在奶茶店里无聊地打牌时,英国人周末时间享受的是皇家公园的自然风光,可以慵懒地晒太阳,可以尽情地和伙伴玩球,可以在石头小路和女孩牵手骑车,可以在鸭子成群地湖中划船。这种享受无法让生活在灰冷无情的高楼大厦中、被时代火箭疯狂加速带来的超重压迫得喘不过气的人们想象。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奢望。

  穿过大草坪来带了湖边,游人多了起来,吵吵闹闹地排队等船或者买冰淇淋。我们在高大的北欧人中毫不起眼,过往的白人仿佛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存在,不像在中国,外国人总是引起人们的注视。湖边有人在喂鸭子,鸭子被养得肥肥胖胖,只有看见食物时才吃力地挥几下翅膀向食物游去。我们商议着买些这里卖的专门的面包。

  我正在排着长队的商铺前犹豫不决,上官却向一位正在湖边喂鸭子的中年男子走去。他在那名男子身边交谈,过了没有三秒,上官就站起身,向我挥了挥手中的两片面包。

  我十分诧异,这是我们此行第一次与老外交流,竟如此简明顺利。

  “你怎么问的啊?这么牛!”我问。

  上官一开始得瑟了两句,然后便实话实说:“我刚蹲下,才说了句‘Excuse me’,他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就给了我两片面包。”

  我一时无语,英国人的骄傲早有耳闻,但有些不近人情还是让我感动得有些不安。

  面包被撕成小块扔到水中,鸭群顿时振奋,一下子靠拢过来,上官他们兴奋地叫喊,我的一丝不安也随之消失殆尽。

  回头出公园时,一个皮肤黝黑的小姑娘在一棵树下等着喂一只松鼠

  我伫立注视。

  她好像感觉到我的存在,回过头,对我灿烂地一笑。

  伦敦的人们一般都在乡下居住,由城市小火车互相贯连,每天到火车站坐火车进伦敦再转地铁,很方便。居住区的规划真的是堪称完美,公路整齐干净四通八达,有时穿梭在树林中,有时又是一片宽广。车站附近有洗车店、加油站、超市,其他地方都是一栋一栋带着花园的小房,有时会有一家没人营业的餐馆,大得像座小公园。

  我和文一同住宿在一位本地老妇人家里,房子不大,只有两层,前面是车库,后面是小花园。花园也很小,架起一个木制平台,摆着一个长木桌。右边有一个花藤架,爬着说不上名的花藤,还挂着一串风铃和一个风动球。木制平台下就是草地了,有一个八角形的晾衣杆。花园围了三边栅栏,栅栏下摆着几盆花。

  花园后面是森林。这片森林的树木都不高,视线越过树顶能看见彩霞,地面是厚厚的草,像毛毯一样柔软而浓密的草,完全没有人踩踏过的痕迹。树与树之间排得很密,看不到森林里。幽密的深处,静悄悄,没有一丝动静,我内心却期待着能有一只狐狸追着兔子冲出来。

  这是真正的森林,是童话里的森林

  花园和背后的森林,背景是英国九点多的晚霞和云彩,伴着轻轻的风铃声,我仿佛在梦里。

  令我和文意外的是,寄宿家庭中还有两位俄罗斯人寄宿着。晚餐的时候,除了我和文和女主人,还有三位俄罗斯美女和一位俄罗斯帅哥,大家都很和善,我和文也放开了一些,试着和他们攀谈起来。通过交谈我了解到,和我们一起住的是一男一女,女的是英语老师,其他三位是她学生,英语不怎么好,大多时间都腼腆地笑着。英语老师很可爱,手舞足蹈地讲着笑话,笑声使夜色下的森林不再冷清。在英国吃饭时不像在中国餐馆那般吵闹,好温馨,像家。

  人总是向往美好的事物的,妈妈说。

  我的家乡是一座小县城,在山区之中,不受台风地震海啸影响,经济水平也年年提升,大部分人都满足于这自给自足的小天堂。哥哥姐姐出去看了一圈世界又回来故土安居乐业,很少人想着到外面危机四伏的大千世界去闯荡。传统的保守观念禁锢着年轻人的冒险思想。

  妈妈是在乡下长大的从小没少吃苦,外公外婆的思想观念也很陈旧,可妈妈却是身边所有同学的母亲中最理性且最有远见的。她总是激励我要去高楼林立的大城市工作,要去大千世界里实现理想。

  然而在如此观念下成长的我却不知为何没有我母亲这般热情,就好像我母亲身处这样保守的环境却有这般觉悟一样不能理解。

  我从没想过离家,并不是说明我不叛逆,也许是我没有胆量,可我知道我是舍不得。

  这应该是从我父亲那边受的影响吧,因为我奶奶家的各个角落都塞满比我岁数还大的破旧物品。我姑妈结婚时穿的鞋,我爸爸小时候的扇子,总觉得每一件物品都承载着一段回忆,不能割舍。

  我害怕失去,害怕离开,怕有一天听不到窗外的小河流水声,怕有一天没有兄弟拉我去喝酒,怕有一天没有父母的唠叨,怕有一天我曾经看过千遍万遍的事物和人都变成了陌生的模样。

  人们每到一个美丽的地方就想,如果能在这生活多好。我从没把旅行的目的地当作可以永远居住的家。我们千里迢迢飞过半个地球,尝试着融入别人的生活,来看别人看腻的风景,终究不属于自己。

  当时我不知道,同样的风景,缺少的是什么。

  在伦敦的五天里几乎让我第一次产生动摇,这个仿佛在老旧影片中缓缓播放着的城市生活无法令人不心生向往。

  在泰晤士河畔静静旋转的伦敦眼,伫立在河两岸的伦敦塔桥,庄重壮丽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繁华热闹的牛津街,散发着皇家气息的白金汉宫,海德公园阳光下的草地和蓝天下展着镶着金边的翅膀的白鸽,这座城市最光鲜、最美好的一面始终为世人敞开,用她包容的爱收留一颗颗向往美好的心。

  一棵树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它的根就越要伸向其黑暗的地底。

  那是在从海滨小镇布莱顿回伦敦的火车上,我坐在珍珍老师旁边,欣赏手机中静静的蓝色海面,万里无云的天空下飞翔的海鸥,不时发出赞叹。

  留恋完毕,我抬起头来,发现珍珍老师在一旁,头靠着窗户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我忽然好奇一位出国作为工作的老师对国外会有什么看法。

  “老师,你带过那么多次出国的团了,你最喜欢哪啊?”我期待地问珍珍老师。

  她却没有正面回答我,反问我道:“你喜欢伦敦吗?”

  我不假思索地点点头。然而之后珍珍老师告诉我的事情却让我背脊发凉。她说伦敦可以分为东西部,我们游玩和居住的地方都是在西部,本土英国人和白人居多,最繁华美丽的部分都在这里。东部多数是移民者,秩序相对混乱。珍珍老师说的是另一个机构的团队带的英国行在东部寄宿,因为交通混乱,一位男孩看着他的朋友被飞驰的车撞死。我不敢想象这种事情竟如此真实的发生。

  “每座城市总有他的阴暗面,在家乡至少有人对你负责。”珍珍老师最后这么说,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窗外树上的叶子亮晶晶的,天被衬托得更加的亮,越发光鲜美丽。我的心片刻之后反而平静下来,这一刻我才真正认识了伦敦。我想起无意中看到酒吧内年轻男女在爆炸般的音乐下扭动,想起那些无视红灯和我们这些外国人注视且若无其事过马路的英国人,想起在剑桥大学快餐店里大打出手的店员和客人,想起了在湖畔中年男人给面包的神情。不知为何,想到这些心中竟感到一丝安慰,安慰自己没有什么是完美的。就好像安慰自卑的小孩,那些成绩优异的孩子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反之,也没有什么是完全糟糕的。就算自己周围的一切再不堪,也会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

  忽然,脑海中浮现喂松鼠的黑人小女孩灿烂的笑脸。

  在我很小的时候,总有几幅画面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那是各种不同的风景,我能够非常细致地在脑海中描绘出来,即便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这些画面令我非常向往,这好像是人人都有的梦中情人,他(她)一定是完美的,在自己心中是完美的,你不知道现实中能否真正存在这样的人,但是你每次的交往都是在寻找一个人,最接近心中的他(她)。

  我可以肯定地说,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心中的其中一幅画面,直到我来到了爱丁堡这座城市。

  那天有点冷,天空的苍白与城市黑色调的建筑相衬映着。半面山坡挡在东方的地平线上,哥特式尖顶直指天空。我们走上山坡,山脚下是一片浅绿色的草地和深绿色的树林。进入古堡,在城墙的边缘往远处眺望,整座城市是灰色的,眼前的景物仿佛是黑白的,西边的地平线向两边延伸看不到尽头。草地边上有一座高高的教堂,占地不大却直插云霄,旁边是城市中最突兀而却带来独特美感的一座红色摩天轮,快速地转动着。一切描写都显得苍白无力,以前总觉得画不如音乐和文字能给人带来共鸣,此刻我却后悔不能把它画下来。我忽然真正地理解了美术老师解释的照片与画的区别。区别正在于画被画家融入了当时的心情和对画面的情感,照片则无。

  同样的风景,缺少的是感情。

  想到这里,我不禁刨根问底,对一幅画面、一个场景的感情从何而来。

  在伦敦寄宿家庭的最后一个晚上,我和文在门口隐约听见里头多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还有老爷爷有些喘不过气的笑声。按响门铃之后,女孩的声音和脚步声越来越近。门开了。

  “Hello!”

  真的是个大惊喜。原来是老妇人的丈夫带着他们的小孙女到爷爷奶奶家住一晚上。

  老爷爷看得出身体还非常硬朗,伴着笑声喷出浓烈的伏特加的味道,皮肤像喝醉样通红(这应该是一种皮肤特征),走路挺得笔直,摇晃着大肚子逗着孙女开心。

  小女孩漂亮得像个洋娃娃,金色的长发在末端自然卷起,蓝蓝的大眼睛加上长长的睫毛,简直让人心生嫉妒。

  英国天黑得晚,晚饭也一般到八九点才吃。没有聒噪的蝉鸣,风铃随风轻轻摇曳,发出袅袅飘荡的悦音。

  文去洗澡了,小女孩就坐在卧室门前抱着iPad看MV听歌。我朝她走去,在她身边坐下,小女孩似乎并不怕生,静静地看着MV,不时哼唱几句。

  当这首歌快结束时,小女孩突然抬头对我笑,手指着屏幕对我说:“I like it best.”我朝屏幕左上角一看,小女孩最喜欢的歌《Black.Magic》。

  之后我便跟小女孩说起话来。说是聊天,然而小女孩的自言自语和模糊不清的发音本来就令人费解,更何况是用英语,我几乎听不懂两句,只能笑着不住点头。

  她好像讲到了家里的那两只猫,还拿了照片给我看,告诉我猫的名字。之后她又咚咚咚地跑下楼,拿着一张纸回来给我。

  白色的A4纸上用黑笔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字母。

  “Ka-ra-hill?”我尝试着发音。

  原来小女孩的名字叫Karahill。小女孩兴奋地在一旁开始念叨,我正想这名字不算难记(我已经把俄罗斯人的名字忘光了,应该说根本没记住。),楼下就传来了爷爷的声音:

  “Kara!William! Steven! It's time to have dinner! ”

  这餐饭终于在九点半开始了,因为家里人来了,准备了好一顿盛宴——fish and chips,把炸鱼和薯条作为国菜的国家,这餐饭真的难得。

  老奶奶和老爷爷喝着酒,小Kara享用着她的苹果汁,我和文和俄罗斯情侣(后来发现他们是一对)品尝着“国菜”和橙汁。家庭是幸福的天堂,我想起了远方的家人,想起了家乡的伙伴,想起了团里的朋友,想起了身边的兄弟。饭间为了寻乐子,大声说话的爷爷被奶奶叫到餐厅外罚站,小女孩吃吃地笑,还不让爷爷进来。爷爷则装着一副委屈的样子,夸张地大喊着:“我再也不敢在吃饭时大声说话啦。”大家都忍不住大笑,幸福溢于言表。

  让我感动的不只是风景,还有你们,陪伴着我的你们。

  你去过的一个地方,经历过的一件事,和你看到的这个地方的照片及听说过这件事情相比,后者缺少的是情感。

  再美的风景也许能博得你的一声赞叹,但是并非发自内心。

  当我想起海德公园阳光下的草地时,也会想起那张灿烂的笑脸;当我想起晚霞和云彩下的花园和森林,也会想起那幸福的笑声;当我想起爱丁堡暗红的摩天轮和草地及灰黑的教堂时,也会想起一起在草地上尽情奔跑的身影。回忆和风景由感情串联,这才是能深入人心,触情生情由衷地感动。

  旅行的意义很多,而我这次英国之行意外收获了离家的勇气。

  有些东西不能一辈子守在身边,有些人等分离之后才开始想念。不要让回忆成为生活的枷锁,而是让它在心中作为永远的陪伴,陪你浪迹天涯。我们要寻找的远方不止一处,我们要寻找的远方也不止更远。

  我知道:不论在多远的地方,有你在身旁。

 

(责任编辑:赵聪)
版权及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北京新东方学校”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北京市海淀区私立新东方学校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北京新东方学校”。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北京新东方学校”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转载稿的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需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北京新东方学校”,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③ 如有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见稿后速来电与北京新东方网联系,电话:010-62578989。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5067667
版权所有: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010-82611818 投诉电话:010-62578989

国内线路咨询
在线咨询
国际线路咨询
在线咨询